文章标题

发布时间

  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6月1日,广东省政府发布《广东省进一步扩大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领域消费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以改革创新增加消费领域特别是服务消费领域有效供给,积极扩大新兴消费、稳定传统消费、挖掘潜在消费。

  方案提出,着力推进幸福产业服务消费提质扩容,大力促进传统实物消费扩大升级,持续优化消费市场环境。

  广东是消费大省,2016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34739亿元,连续34年居全国首位。今年一季度,广东消费总额增速更高达10.5%,领跑全国,为近三年表现最抢眼的一季。

  作为“三驾马车”之一,过去消费一直是广东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如今,面对着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广东显然更加希望消费的进一步扩大,能带来更牢固的经济支撑和新动能。

  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增加高品质产品和服务的有效供给,及时补齐消费升级背后的短板,这亦是广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推动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的重要切口。

  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就明确提出,广东要坚定不移地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经济工作的主线,不断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努力实现社会生产力水平整体跃升。

  力推幸福产业服务消费

  在广东40条进一步扩大消费的措施中,首先提到的是着力推进幸福产业服务消费提质扩容,这也是着墨较多的部分。

  何谓幸福产业?根据方案,所谓幸福产业,包括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和教育培训等服务产业。其中,一大重点是加速升级旅游消费。具体包括推进广州南沙邮轮母港、深圳太子港邮轮母港以及珠海、汕头、湛江等地邮轮访问港建设,支持广州、深圳建设中国邮轮旅游发展试验区,促进广州南沙、深圳蛇口口岸国际邮轮入境外国旅游团15天免签政策落地。出台广东游艇旅游发展指导意见,促进游艇旅游消费,出台游艇“自由行” 实施方案,率先在自由贸易试验区范围内实现粤港澳游艇“自由行”等。

  作为服务业、新兴消费,以及带动性较强的旅游业,再被广东寄予厚望。广东是旅游大省,该省的旅游总收入已连续两年突破万亿元,稳居全国第一,但近年也面临着创新发展命题。

  华南师范大学旅游管理学院副教授张立建指出,广东旅游产业存在着“大而不精”的问题,并且面对着当前日渐激烈的竞争,急需进一步巩固基础和发挥优势,寻求新突破。

  从上述方案中可以看出,邮轮旅游、粤港澳游艇“自由行”、全域旅游等一批新兴旅游业态是广东此番政策着力点,这也是广东近年推动旅游产业转型升级中的重点内容。

  以邮轮旅游为例,2016年广东“双路出击”,加入全国邮轮母港“竞赛”,广州南沙邮轮母港旅客吞吐量已跃居中国内地第三,计划2020年将建成亚洲最大邮轮母港之一;深圳太子湾邮轮母港则拥有目前全球最大的22万吨豪华邮轮停靠能力。

  华南师范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殷宁宇认为,随着居民收入增加,服务支出比重和结构提升,这就要求相应产业要在新产品、新业态和新模式上有所突破,提供“足质足量”供给。

  这一逻辑和模式同样体现在其它服务消费的提质扩容上。如针对文化消费,方案提出,广东要加快发展电影业,培育和重塑一批有活力、有竞争力的新型电影市场主体;针对养老消费,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探索建立护理补贴机制。

  与此同时,方案还提出,大力促进传统实物消费扩大升级,首先是稳定发展汽车消费,具体措施包括:鼓励发展共享型、节约型、社会化的汽车流通体系;鼓励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购置车辆的贷款支持,降低汽车消费信贷门槛等。

  殷宁宇认为,对广东来说,上述无论是服务消费还是实体消费,一方面是需求空间很大,亟待有效供给,这也意味着相应产业具有较好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作为经济大省,广东在上述产业上具备一定发展基础和优势。

  以消费升级带动供给升级

  作为“三驾马车”之一,过去消费一直是广东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

  广东省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广东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4739.00亿元,比上年增长10.2%。公开资料还显示,广东这一消费总额连续34年居全国首位。

  今年一季度,广东的消费总额增速再提至10.5%,超过全国及江苏等省份,成为该省近三年来表现最抢眼的一季。

  按照广东“十三五”规划纲要,“十二五”期间,最终消费对广东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为49.5%,而“十三五”期间该省还将进一步推动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广东与全国诸多省份一样,消费拉动开始面临挑战。广东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许德友分析,关键在于供给端的优化调整相对滞后于需求端,导致需求从质和量上无法获得满足,消费动能被压制。

  从这一点看,广东此番筹谋扩大消费的逻辑是以消费升级带动供给升级,加快产业转型升级,迈向产业中高端,并通过增加高品质产品和服务的有效供给,重新释放需求动能。

  “现在并不是说消费没用,相反,消费潜力巨大。”许德友指出,如打通供给端与需求端的良性联动,消费动能将进一步激活,由此形成的经济拉力也将更具内生性和可持续性。

  这事实上也是该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章。前不久发布的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就明确提出,广东要坚定不移地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经济工作的主线,不断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努力实现社会生产力水平整体跃升。

  殷宁宇分析,不同于国内其余省份,广东在煤炭、钢铁等过剩产能上的任务不突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还是回到转型升级上,而除工业外,服务业的转型升级亦是重中之重。

  近年来,服务业正被诸多省份视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诸多省份在追求工业尤其是制造业这一“稳定器”的同时,将经济稳增长和调结构等多重任务寄托在服务业身上。

  广东同样重视服务业,据2017年广东政府工作报告,2016年广东三产比重为52.1%,今年还将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力争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53%。

  以旅游为例,广东此前就曾提出,到2020年该省旅游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要超过7%,使得旅游业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战略地位更突出,体现出广东的倚重姿态。

  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院长涂成林认为,从广东此番政策来看,一则带有明显的“补短板”意味;二则希望推动服务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发展。这有助于广东进一步完善服务业链条,同时进一步开发高端服务业,加快经济转型升级。

  不过,殷宁宇建议,广东还应注重引导政策准确落实到位,尤其是避免“一哄而上”导致相关产业低端泛滥。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