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秩序网首页 > 警示动漫

文章标题

发布时间

  听不懂南方口音 专骗北方人

  起底“黑老大”电话诈骗:听不懂南方口音 专骗北方人


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肇始于卖书 专骗北方人

  不少市民常常接到这样的电话,对方自称是东北黑社会大哥寻仇,可以准确说出接听者姓名、家庭住址、子女学校等信息,最终目的是让接听者出钱消灾。

  这实际就是电话诈骗,对方冒充黑社会老大进行诈骗。央视近日报道称,根据公安部刑侦局统计,冒充“黑社会老大”诈骗的犯罪嫌疑人几乎全都来自河北丰宁,手法也都是模仿东北口音,冒充东北黑老大。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当地警方证实,丰宁县东北部西官营乡和选将营乡的一些村庄,则是冒充黑社会进行敲诈勒索的频发之地。

  假冒黑社会老大进行敲诈的是何许人也?他们又采用了哪些手段能够频频得手?

  选将营西官营成诈骗老窝

  丰宁县位于河北省北部,北靠内蒙古,西面与张家口接壤,南邻怀柔区。不久前,这个不大的县城因电信诈骗频发而被人熟知。

  丰宁县城向东北,蜿蜒的山路通向深处,不时有骑车人顶着大风艰难骑行。路边,从山体上滚下的石块,散落在山脚下和崎岖不平的公路上。

  继续向里,一片农田和一片寂静又有些破落的平房。玉米是当地农民种植的主要农作物。“这里算是山沟里的山沟了,村里多数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在村里的多是老人与孩子。”西官营乡何营村一个村民告诉北京晚报记者,老人在村子里种地、照看孩子。这样的场景也成为其他几个村子里的共同写照。

  “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是违法犯罪分子的唯一出路”、“严厉打击‘手机敲诈勒索’犯罪,创造和谐社会环境”等字样的红色宣传单被张贴在村子里。

  对于手机诈骗,何营村一个村民呵呵一笑,“那些都是有些年轻人干的,跟我们没啥关系。”

  2015年11月,丰宁县被公安部列入全国8个电信网络新型犯罪挂牌整治的重点区域。警方证实,河北丰宁满族自治县已经排查出的涉及电信诈骗的重点嫌疑人主要集中在西官营乡的西窝铺村、何营村、鹰首屯村、千松沟村、庞营村,选将营乡的松木勾村和化吉营村。当地公安部门表示,选将营乡与西官营乡共有人口28030人,在摸排过程中就排查出426人为重点嫌疑人,其中有受过打击和目前在取保候审的人。

  53岁的西官营乡村民老孙表示,十六七年前,丰宁人外出打工多从事倒书行为,而电话诈骗最先是从卖书开始的。“我们这儿一些人到了北京的图书市场打工,后来有人就开始倒腾书,这也在一些村里起了波澜。”老孙说,很多人开始跟着进入北京的图书市场打工,倒腾书已经在相邻的几个村子里传开了。“都看着书挣钱,觉着倒腾书比种地强,都去干了这行。”

  老孙的亲戚也加入了倒腾书的行列,并让老孙来给他帮忙,“我这嘴笨,干不了这样的买卖。”

  在老孙看来,西官营乡与选将营乡距离不太远,农村中的亲戚相对集中,一个人做了什么挣钱的买卖,很快就会传出来,带动起周围的亲友。老孙说,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图书市场开始变得不太景气。“他们手中压下了一些书,卖不出去了,就回到了选将营和西官营,开始想歪点子了。”

  为了卖书从冒充干部到黑老大

  通过老孙,记者辗转联系到了一名曾经在十二三年前倒书的村民。

  这名村民曾经从一些出版社购买了一些企业管理方面的书籍,专门向一些企业进行推销,但是销路却迟迟没有打开。“一年多之后,我就不干了。”

  与他类似,很多曾经在北京倒腾书的村民也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生意难做。为了打开销路,一些人开始冒充国家某部门的机关干部,向京外省市打电话,“就是以领导或者是上级单位的口气,让这家单位订书。”

  起初,这样的做法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后来有时候也会被人家识破,送出去的书收不到钱,这事儿就闹心了。”一名知情人告诉北京晚报记者,随之,冒充国家干部推销书的行为也变得不那么好做。一些村民开始打电话冒充自己是黑社会老大,对不愿意支付书钱的单位和不愿意订书的单位进行威胁。“冒充的对象都是东北黑社会老大,学说了东北话,用这样的口气去威胁对方,这样的做法却能屡屡得手。”

  知情人表示,一些人发现,与其靠卖书、订书进行威胁,不如直接冒充黑老大威胁,“一些人觉得直接电话威胁也可以挣到钱,这样连书都不用发了。据说当时有人就赚了二三十万。”

  在老孙眼中,村民冒充东北黑社会诈骗的骗术显得“简单粗暴”,但是这种方式却特别有效果,看到别人在县城买车买房,也让许多年轻人开始效仿这个骗局。

  “黑老大”听不懂南方口音

  在北京工作的刘先生曾经接到过此类敲诈勒索的电话,电话中一名自称“东北四小龙”之一的“龙哥”,操着一口东北口音详细地说出了刘先生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并告知刘先生,他得罪了人,有人出钱要报复他。“电话里的‘龙哥’自称能量很大,能把这个事儿摆平,但是要一万块钱的辛苦费。我第一反应是真有点信了,后来怎么想怎么不对,就把电话挂了。”

  这样的骗局却让许多人深信不疑,很快就将钱打到了骗子的账户。

  一名知情人告诉北京晚报记者,此类诈骗电话出现的时间通常集中在上午,手法是冒充东北黑社会拨打受骗人电话,威胁称对方得罪了人,接着点醒对方破财消灾。被骗人的选择也主要集中在北方地区。对于南方口音,一些行骗者很难听懂,得手的几率很低。“因为从行骗到汇款需要时间,到了下午银行就要关门了,就不容易让受骗人去汇款了。而冒充黑老大的人也都以农民居多,大多数都是初中学历。”

  央视报道中,一名男子接到了黑社会的电话,对方宣称有人用15000元雇佣他们打掉其胳膊腿。最终男子以5000元与黑老大成交,黑老大助其躲过此劫。

  在警方对“东北黑老大”的调查中发现,在4月中旬的一天中,有4名受骗者向骗子账户转账,共计2.7万元。

  知情人表示,一些受骗者的社会背景比较复杂,接到电话后有些发蒙,对骗子的话开始担心害怕,就给了骗子进一步行骗的机会。“只要受骗人把钱打到骗子的账户里,骗子一定会再给受骗人打个电话,告诉他们钱收到了,事儿摆平了,可以放心,但不要声张。其实,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稳住对方不去报警。”

  搞电话诈骗的

  买信息也被骗

  “在这个过程里,有人干几次就不干了,买了车去县城拉活儿,或者干点别的小买卖。有人也一直坚持骗而被抓。”在老孙目睹丰宁式骗局的十多年间,更多的年轻人因为“来钱快”而加入其中。

  几十部手机、众多的银行卡,成为“东北黑老大”的标配。一名知情人对北京晚报记者表示,手机使用的都是最为廉价的手机,使用无需实名注册的170号段,“躲在山沟里,不停地把电话拨向受骗人。”

  银行卡也多来自黑市之中,花数百元买一张。“一般是有人专门倒卖这样的卡,都是给学生一些钱,让他们开卡,然后再由二道贩子收购再倒卖。”

  被骗人的个人信息从何而来?知情人告诉北京晚报记者,个人信息同样是通过网络进行买卖,在一些“一手信息”、“洗料”的QQ群中,流通着不同渠道获得的个人信息。每条信息的价格从几分钱至几元钱不等,比如在北京二环内的居住信息,在网络中的标价在每条五六元钱。

  “也有被骗的情况,钱打过去了,人家拉黑了。”知情人笑称此为“黑吃黑”,本想买信息去骗人,却在买信息的时候被骗了。

  在老孙看来,“倒书的”是他对从事电话诈骗的那些人的代名词,虽然现在的“黑老大”早已与倒书毫无相关,“但是当初那些人开了个不好的头,以至于一直发展到了现在。”

  傍晚,庞营村中几名玩闹的孩子在沙堆上爬来爬去,低矮的平房里泛出昏暗的灯光。在村口处,“深入开展打击整治行动,全力维护社会稳定”的宣传语被贴在电线杆上,一群孩子欢笑着从旁边跑过。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