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市场秩序网

文章标题

发布时间

  日渐增多的网络欺诈和虚假传播敲响了互联网领域诚信危机的警钟。尽管社会各界对其采取了一系列监管行动,但其蔓延深化态势前景未卜,未来发展形势殊难预料。

  互联网信用治理的紧迫性

  人类已进入互联网社会发展阶段,网络“虚拟”本性使互联网社会生产方式、社会结构和人际关系表现出极其不同的行动趋势。虚拟运行下构建起来的网络诚信关系着巨大的信用风险,这一风险导致的危害将远远超过人们的预料。

  1、导致网络诚信危机

  从自由和秩序矛盾分析出发,作为载体的虚拟互联网和由此组成的虚拟社会,决定了网络主体身份和运行的虚拟性,这就意味着违约随时可能发生,互联网诚信关系泡沫化。当这些违约的诚信关系数量达到一定临界点时,某一个信用链条的断裂或某一个信用事件的强传染必然引发整个互联网社会信用体系的崩溃,且这一危机爆发带有随机性和必然性。

  2、关系国家经济可持续发展

  随着互联网社会的发展,作为市场经济的延伸,互联网经济己成为当下经济社会的一个主要特征。数据统计显示,基础互联网服务能力持续增强,2015年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产值43249亿元,比2014年增长16.6%;互联网引领信息经济迅速发展,2015年互联网信息服务收入6950亿元,同比增长39%,全国网络零售额38800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2.8%;互联网+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集聚效应正在释放。

  3、关系社会稳定

  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底国内网民规模达到6.88亿,互联网已成为人们社会生活中进行权益主张和诉求表达的主要场所。由网络虚拟本性和虚拟运行导致的虚假信息、网络欺诈、网络侵权,及重大违法违规事件,倘若不能及时得到有效处理,将会在互联网上迅速蔓延,这种破坏力和波及强度将严重扰乱正常生活秩序,危机社会稳定。

  4、关系人类文化延续和交流发展

  互联网的普及与发展所引发的信息革命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变革,对于整个社会文化传播和交流具有重要意义。互联网改变了人类文化传播的层次,并以一种暂新的价值体系呈现在社会面前:人人是创造者、人人是传播者、人人是受益者,却也可能成为受害者。

  能否准确揭示诚信责任主体互联网与信用关系的内在联系,展示信用风险形成和运动轨迹,并实现信用治理既是一个互联网问题,更是一个全局问题。

  互联网信用治理要解决什么问题

  互联网社会依然遵循社会管理规则和社会道德准则为前提的诚信关系(即运行秩序)形成规律。然而,实际中的互联网诚信关系并非以此建立。

  一是监管法规体系不完善,互联网主体是在管理规则和监管框架不完善,行为举动无规则之约形成的诚信关系进入互联网社会的。

  二是社会道德准则约束失灵,互联网的虚拟性,客观上允许主体可以存在不遵守社会道德约束形成的信用进入网络世界。

  三是信息缺失,互联网主体不是以全面、真实、专业、规范、及时披露自身身份信息形成的诚信关系在互联网社会发生行为的。

  现实的风险和互联网经济社会发展要求我们立足于网络虚拟本性,追寻风险形成诱因。互联网的特性决定了其信用风险形成的特殊性。

  第一,加剧了信用信息不对称。

  传统社会无法实现的自由表达和消费诉求在互联网社会获得尽情展示,互联网主体利用互联网进行表达,表面上虽然解决了产品服务供需信息不对称问题,但却加剧了互联网信用风险信息不对称。

  第二,风险生成速度及影响超出任何社会运行形态。

  实践证明,在互联网信用风险信息严重不对称条件下建立的互联网社会诚信关系缺乏稳定基础,从而导致信用关系破裂速度快,传导面广,社会危害大。

  互联网信用风险形成的特性决定了互联网信用治理必须解决三个问题:身份及信息真实性;网上行为记录;失信惩罚。由此体现出其风险管控的特殊性:

  一是互联网主体必须以真实身份进入互联网社会。

  产生于互联网社会自由和秩序这对矛盾运动之中的网络失信表明,寄希望于进入互联网社会的主体自觉遵守社会道德准则和管理规则难以顺利实现目标,互联网的虚拟特性允许主体完全以公开方式进入,因此全面、真实、专业、规范、及时公开真实身份信息并遵照秩序运行是其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是建立诚信关系的前提。

  二是强化社会道德准则约束。

  监管、约束互联网主体行为是互联网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尽管互联网推动了其社会成员努力摆脱管理规则和道德准则的约束,实现自由表达的诉求,但互联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要求每一位成员重诚信、守规则。目前,构建互联网经济社会发展所需的法律规则体系还需假以时日,唯有通过社会道德约束互联网主体的行为方能有效防止失信态势。

  三是引入公正信用评级。

  评级的天然功能是通过信用风险揭示扮演构建信用关系的媒介,运用信誉评级和诚信评级技术专业化向互联网社会提供信用风险信息,并对其所有经济社会行为进行公正评判。

  四是建立主体行为记录管理措施和黑名单制度。

  互联网社会成员自我约束机制应是其健康发展的根本动力,但危机社会,侵犯他者的失信行为需进行信用记录,其主体需纳入黑名单,并据此形成对其经济社会行为的严厉限制。

  互联网信用治理路径框架

  互联网的虚拟性和互联网信用关系的脆弱性决定了互联网治理的重点内容,国家治理需要对互联网治理做出方向部署,由此形成了互联网信用记录管理体制机制的特殊性。

  互联网信用治理并非自发形成,而是一种制度安排。互联网社会虚拟性决定了实名制和网上行为记录是其治理的关键安排,因此互联网信用治理的根本即在于构建一种适用于互联网全主体的信用记录管理体制机制和制度体系。

  (1)确立信用记录管理是实现互联网信用体系建设的最终目标和本质要求,是规范互联网社会成员行为,建立互联网信用秩序的唯一科学方式。

  (2)确立“政府+专业信用服务机构”模式是实施信用记录管理的基本方式。

  (3)构建实现互联网信用记录管理的组织体系,主要是建设一个执行管理行为的机构。

  (4)帮助政府构建保障互联网信用记录管理效率的法律法规、制度及流程体系。

  (5)构建实现互联网信用记录管理的、统一的互联网信用信息统计标准、加工生产流程、信用产品体系、技术标准体系。

  (6)构建互联网信用记录与线下信用记录互联互通、交换共享平台(即国家互联网管理信用化信息共享交换平台)和机制体系。

  (7)构建在国内大型平台首先使用信用管理模式和成果,落实网络实名制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体制机制(见图)。互联网信用治理的流程体系包括技术标准体系、产品体系和流程体系等内容。

  1、技术标准体系

  支持互联网信用体系建设的技术标准体系包括信用信息服务平台、评级管理平台、评级分析平台和信用数据库在内的“一库三平台”体系;统一的互联网信用信息采集标准体系;信用信息审计标准体系;信用信息加工、评级标准体系;信用记录使用标准体系等。

  2、产品体系

  构成互联网信用体系建设的产品体系有信用记录+信用报告、诚信评级、信誉评级、信用教育+信用咨询、实名认证、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等。

  3、流程体系

  互联网信用体系建设的流程体系包括互联网信用信息的采集、审计、加工和评级、信用数据存储、发布使用(包括互联网企业信用联盟的推广)、共享交换(包括互联网主体间、线上线下交换等)和奖罚。

  流程体系中最重要的是互联网信用记录的采集与审计、信用记录的加工与分析、信用记录的使用与共享。

  (1)信用记录的采集与审计。为了实现数据标准化管理,拓展多维度数据来源,方便进行数据加工与分析,互联网信用信息的采集和审计流程需构建实名认证制度和数据中心共享模式。实名认证制度是为确保每个互联网主体的网上行为都可以追根溯源;数据中心模式是为了解决信息数据不全面问题。数据中心可以将各个平台业务系统产生的主体信息数据汇集到中心数据库,然后由中心数据库统一进行整理,统一提供数据服务。

  (2)信用记录的加工与分析。针对已产生的信用记录,按照信用评价体系进行分析与加工,形成评价报告和评级结果,并通过建立信用档案管理制度以实现对互联网主体的信用管理。其中信用评价体系主要是针对机构互联网和个体互联网的网上行为进行信用评价和评级,形成信用等级;网络信用档案管理制度是基于互联网主体信用评价的结果与相关行为记录。

  (3)信用记录的使用与共享。为了让已形成的信用记录及评价结果在全社会范围内实现交换共享,满足社会对互联网信用信息的需求,并以此形成对互联网信用主体更大范围的约束与监督,还需构建黑白名单制度、举报奖励机制、自助信用查询与修复机制、信用信息共享机制。其中黑名单制度指将实施网络欺诈、造谣传谣、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等严重网络失信行为的机构互联网和个体互联网列入黑名单,并在网上对其不良行为进行公开曝光。信用信息共享机制旨在保障网络信用信息与社会其他领域信用信息更够实现交换共享,大力推动网络信用信息在社会各领域的应用。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