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发布时间
  神通广大的“唐姨”以帮人买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介绍工作、办低保、购买低价房等为由,几年间诈骗多名被害人近百万元钱财。近日,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诈骗罪对唐佩云提起公诉。
  带两名被害人看同一套“廉租房”
  “峨嵋公寓的‘廉租房’,1万块钱可以到手,包过户,民政局局长答应帮忙,你可千万要保密,别声张啊。”这样的话,“唐姨”说过很多次,刘某也信以为真。同样的话,唐佩云也对周某说过,周某也信了,因为唐佩云让他请客,并把一个乐局长请来一起吃饭,乐局长与唐佩云真的很熟的样子。
  2013年上半年,唐佩云带刘某到峨嵋公寓看了房,收了刘某1万元现金,并称钱都给了乐局长,民政局负责装修,房子装修完马上就可以交房了,在此过程中需要耐心等候。刘某拿了钥匙,数月后不见交房,遂去开门,发现房门已无法打开,遂问唐佩云。唐佩云答复称房屋在搞装修,装修好了自然可以去住。2016年初,唐佩云带周某看了同一套“廉租房”,以同样的手段,诈骗周某1万元。
  然而,托唐佩云买廉租房,却还只是噩梦的开始。2013年下半年,刘某应唐佩云的邀请去她家里(实际为租住房)玩,唐佩云指着对面的楼告诉刘某:“我是葩金村的村民,住的这套房子就是村里的福利房。现在村里福利房很便宜,7万元就可以买一套,我有关系,可以帮你弄到葩金村村民指标,享受村民福利。”刘某又信了,不仅妄想7万元买到180平方米的福利房,还幻想着享受几百万元的村民福利款。
  交了7万元房款后,唐佩云告诉刘某,拿到村民指标后要先交税,还要送人情给乐局长,这样才能保证福利款的顺利发放。一心想要房的刘某,不断送钱给唐佩云,自己没钱找母亲借,母亲没钱又去办信用卡套现、贷款。一直到2018年4月,唐佩云因涉嫌诈骗罪被抓获前一天,刘某还在筹钱给唐佩云,直到其电话打不通,得知其被抓后才幡然醒悟。
  能说会道的“唐姨”无所不能
  承办检察官介绍,只有初中文化的唐佩云,无业无房,四处租房住,却被众多被害人尊称为“唐姨”。在被害人眼中,“唐姨”出手阔绰,社会关系广,与政府官员关系好,能力强,办廉租房、办低保、找工作,几乎没什么事是“唐姨”办不了的。
  那么,“唐姨”到底有什么本事?原来,十几年前,唐佩云在第一批廉租房申报时,认识了湘潭市岳塘区民政局局长乐某(另案处理),通过报材料、送人情,与这位乐局长拉上了关系,并顺利为被害人伍某的两位亲戚申报到了廉租房,后又为一位朋友办了低保。
  唐佩云能说会道,经常对外宣扬自己在民政局、电力局等政府部门都有关系,逐步取得了被害人的信任。后据伍某讲,其实自己的亲戚原本就符合申报条件,只是当时条件卡得紧,所以请唐佩云帮忙“出面”协调了关系。
  从此,伍某一家完全信任唐佩云,不仅自己被唐佩云以帮忙找工作、购买低价房、办低保等名义骗了26万余元,还介绍了不少亲戚、朋友给唐佩云认识。被害人钟某是伍某的表亲,因为信任伍某的介绍,认为“唐姨”可以帮忙购买低价住房,被骗10余万元。被害人唐某也来拜托“唐姨”找工作,在填写了一张复印的医院人事表后,交了6万余元给唐佩云,最后工作没着落,钱也打了水漂。
  一边质疑,一边交钱
  据承办检察官介绍,一些被害人也曾有过质疑,但在骗局被揭穿前,却是一边质疑,一边又在唐佩云的花言巧语下交着钱。
  刘某一开始就怀疑廉租房不能买卖,但私下里又相信了“唐姨”的话:“有关系就可以卖”;也质疑过福利房为什么迟迟不交,唐佩云伙同“曲会计”,以村里的名义打电话告诉她福利房肯定会有、福利款也会有。后唐佩云又以房子地势低,给刘某换两套其他小区的房子为由,带刘某去实地看房并取得了其信任,唐佩云顺势就说房子要补差价,要交税,继续骗钱,直到唐佩云被警方抓获。
  从2014年开始托唐佩云购买低价房的钟某,其父母一直质疑唐佩云,曾经多次找到唐佩云要求其退还钱款,唐佩云将钱款予以退还。然而2017年,钟某又被唐佩云所欺骗,在唐佩云带其实地看房后,认为势在必得,瞒着父母又将钱交给了唐佩云,至今不敢跟父母透露实情。
  周某在唐佩云提议将其自住房销售给她时,也曾质疑为什么房主的姓氏与唐佩云老公的姓氏不一致,唐佩云假称房子系与前夫所买,并出示不动产权复印件。周某也质疑了唐佩云为其买廉租房、为其找工作等均未成功,但唐佩云均以需要时间、要找关系等理由搪塞过去。周某不仅自己被骗,还介绍了其亲哥哥给唐佩云认识,导致其哥哥也被骗。
  检察官提醒,廉租房是指政府以租金补贴或实物配租的方式,向符合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且住房困难的家庭提供社会保障性质的住房,必须符合条件才可以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经审核后方可享受廉租房,不要妄想天上掉馅饼,轻信不法分子的谎言,办事都要走正规途径,谨防赔了钱财又费心。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